也没听说从外面调人尉官们看向俞献诚的眼光顿

“军座,刘团长听说您来了,特地过来给您汇报,人就在下面,您看?”一个副官突然跑上来对蔡廷锴报告道。
 
    “哦?抗这么大个锄头挖墙脚的混球还敢来?让他上来,我看看他的胆子到底有多大。”蔡廷锴眯着眼看着远方奔跑的士兵们,头也不回的说道。
 
    其他各国军高官脸上露出不屑,什么来汇报,这是借故溜号吧!这家伙果然是个贼头,怪不得能立了大功还能活着讨回来。
 
    “咚,咚。。。。。”
 
    刘浪上楼的动静很大,看到刘浪肥硕的身影出现在楼梯的拐角,然后“啪”的一个立正,“报告长官,通信官刘浪前来报道。”
 
    刘浪用力不小,一脚跺的木质小楼屋顶上的灰尘直扬,一众校官忍不住集体嘴角直抽,心下甚至有种怀疑这胆肥身体更肥的货不会是真的是想把十九路军三万大军都拐走的吧,年久失修的木质楼板本身承载他那身肥肉都困难,这货竟然还加力跺上一脚,这是打算把十九路军全体高层连锅端的意思?
 
    “别给我张口闭口通信官,你刘上校可是独立团团长,来,老子也不要你给我解释假传老子的军令,只要你把你这种考核方式解释的让这帮团座大人们认可了,你就可以滚蛋继续跑步去了。”蔡廷锴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刘浪,看似怒气冲天其实多是戏谑的语气说道。
 
    能做到上校团长一职的人又有那个是笨蛋,听军座大人这么一说,皆是暗吸一口凉气,军座这是轻飘飘的把刘浪挖全军精锐这事儿就揭过了啊!
 
    莫非。。。。。。?再看看两人相差巨大的体型,上校们集体把这个古怪的念头强行按在了心底。
,习惯性猛的抬脚,然后轻轻的落下。
 
    扑你老母。。。。。。。所有将校的心也随之落下的同时,在心里大骂,这绝对是故意的。
 
    刘浪当然是故意的。
 
    各位上校团座齐聚此地,抱着什么心思他那能不知道?无非是来找碴的,刘浪不弄他们一下,那就不是刘浪了。
 
    毕竟,他本身也是个公子哥儿嘛!
 
 第76章 整编(1)
 
    等所有人坐定。
 
    “俞连长,你先来说说,咱们团应该怎么来编制。”刘浪点点头,直接点将。
 
    众人对脸色臭臭的俞献诚投以羡慕的目光。
 
    都是人精,别看刘浪只是一个简单的询问,可这个问题问的不是别的,而是一个团的编制,这么重要的问题,不问他的第一心腹迟大奎,竟然第一个问了俞献诚,这里面蕴含的信息量可就太大了。
 
    难道说,刘浪竟然想让俞献诚当自己的团参谋长?想起现在团仅次于团座的参谋长还没人选,也没听说从外面调人,尉官们看向俞献诚的眼光顿时火辣辣起来。
 
    如果是那样,俞献诚可是连升两级,堂堂中校参谋长,独立团二把手啊!只是,不知道扛着中校军衔的迟大奎会是什么态度。
 
    迟大奎却是脸色不变,端端正正的坐着,对刘浪的所谓的点将第一人似乎毫无所觉。
 
    事实上说迟大奎毫无所觉是假的,但对刘浪的点将没生半点儿怨言是真的。有多大能力做多大事儿,要是问他一个连或者一个营怎么编制,迟大奎自觉还是能说上一二,可若是让他说一个团,更重要的是从未听说过的独立团,迟大奎想不麻爪都难。这个问题,还是丢给能力更强的俞献诚去回答吧!
 
    能让他指挥一个营,迟大奎就已经很知足了,压根儿没想过当什么参谋长,有那个坑死人不偿命的长官,参谋长?也一并让能力很强的俞连长去当了吧!
 
    所以,这会儿迟大奎心里着实是松了一口气。
 
    俞献诚也是一愣。他不是笨蛋,当然听得出刘浪的意思。只是,刚才跟他针锋相对了半天,他能有那般广阔的胸怀?
 
    “俞连长,别有什么顾虑,你说说看嘛?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刘浪神色温和,鼓励道。
 
    虽然对独立团的编制早有腹稿,但刘浪也想听听自己年轻师爷的高见,顺便,用自己这个态度告诉其他人,他就是要重用俞献诚,因为他有这个能力。
 
    “好,既然团座如此开诚布公,那献诚就先抛砖引玉,说说本人拙见。”俞献诚脸色一正,暂时抛却先前的郁闷,说道。
 
    “所谓独立团,自我中华民国成立以来,只有昔日北伐时期号称铁军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成立过,谓之叶挺独立团,自该团大部于南昌事变投向共匪,我国民军序列再无独立团之编制,此次军部再次成立独立团并将驻地定于陕川甘三省交界之地广元,俞某实是觉得。。。。。。”说到这儿,俞献诚稍显迟疑,将目光投向刘浪。